北宋三大硬气时刻:冲天一怒,热血澎湃,却难逃积弱

2019-12-01 10:14:40  

资料来源:我们热爱历史

大宋王朝有着辉煌的经济文明,却有一个让人叹息的问题:愚笨。

在宋朝三个世纪的变迁中,来自北方的强大敌人进来了。不管有多少人被杀,宋朝都赔钱买和平。直到南宋末年,他们才“买”了钱给元朝做孙辈,从而带来了亡国的厄运。在这一时期,历史上各种权力的丧失和国家的屈辱也常常让人难以忍受地直视:为什么这首大歌如此无力?

然而,在贫穷和软弱积累的宋代,也有一些有力的段落。尤其是在北宋的167年,面对强大敌人的种种傲慢挑衅,宋朝的将领们也大怒,上演了各种艰难的表演。特别是,接下来的三个艰难时刻不仅令人激动,而且也受到了许多后世英雄的钦佩,甚至是无法企及的。

当然,最重要的意义是:为什么不缺少核心时刻的宋朝最终越来越虚弱?我相信不难理解这些艰难时刻的原因和结果,以及虐待心脏的话题。

宋太祖和赵匡胤成立时,五代人遗留下来的分离主义政权仍然存在。既然世界已经分裂,我们不能贸然同我们的死敌辽国开战,这是很自然的。因此,宋太祖必须屏住呼吸,按照“先南后北”的战略,认真安抚世界。“赵匡胤不敢与辽交战”的说法也被许多现代“专家”所谈论,经常被用来践踏宋朝。

但事实上,当我年轻的时候,我目睹了辽朝入侵赵匡胤。面对这个虐待后唐、摧毁后晋的强大敌人,我的脊梁一直很硬:你是强大的契丹战士吗?我的歌曲《英雄肌肉》亮起来了!

在甘德、宋太祖、赵匡胤四年(966年)忍受了辽朝的骚扰,命令所有驻扎在关南、雄州和霸州的军队在宋辽边境周围耀武扬威。辽国真的很震惊:中原所有的前皇帝都不愿意和我们作战,但是这个皇帝主动出击了?让我们先看看。自称战无不胜的契丹战士没有闭门作战。他们看着宋军大喊大叫,一句话也不敢说。

然而,辽国并不害怕。它被赵匡胤的“肌肉”震惊了好几次。辽国也想试试这种颜色。四年后,精心准备的六万辽兵突然赶到定州,但在定州门口被三千宋军抓住。这场激烈的战斗从早到晚持续不断。致命的辽国军队顺从地撤退了,宋军“3000到60000”的光辉形象传遍了全世界:契丹战士?一个宋军士兵,拿起你的二十架战斗机!

辽国那吓了一跳呢?双方达成了一项和平协议,但没有像后世那样发送“旧硬币”,而是以宋辽多年的和平作为交换。赢得和平环境的北宋放下武器,继续南下,完成统一南北的伟大任务。对赵匡胤政府来说,这是一场艰难的外交政变。

然而,赵匡胤强硬的关键在于控制住强兵。在赵匡胤的苦心经营下,那个时代的大宋皇军长期以来一直“用他们的力量进攻东西方,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人们普遍认为强兵是当时世界上最好的。但是在赵匡胤死后,这支强大的军队被他兄弟宋太宗的盲目指挥打败了几次。接着帝国军变得越来越腐败。王安石变法前,北宋的精锐部队已经达到“拔腿就跑,打五六仗”和“前二十步倒在地上”的地步。对于一个连骑马和射箭都不知道的无用士兵来说,国家的脊梁有多硬?只能咬牙送钱,以换取和平。

北宋的许多皇帝失去的不仅仅是赵匡胤的勇气和正直。被抛之脑后的是赵匡胤的军事水平。

在宋仁宗李青(1042年)第二年的第一个月,陷入宋夏战争的北宋突然听到一个晴天霹雳:辽,在“永春联盟”之后已经消失了近40年,突然反戈一击。首先,军队被安置在宋辽边境,并威胁要大规模向南移动。然后狮子张开嘴,放弃北宋“关南十县”的战略地位。

这种掠夺和恶行已经使宋仁宗感到恐惧和愤怒,许多天无法进食。在关键时刻,一名38岁的年轻官员站出来大胆地说:“我不敢爱他的死,因为我担心我的耻辱。”决心誓死与辽谈判的铁人是北宋著名官员富弼。

接下来,面对危险被任命的富弼勋爵开始了他精彩的表演。在去辽国的路上,他借此机会激怒了辽国皇帝,进入了廖兴宗的宫殿。面对廖兴中和士兵盔甲的灿烂景象,轻松的富弼厉声说道:“朝鲜(辽国)忘记了神圣皇帝(宋真宗)的美德?袁殊之战,如果从将军们的话来看,北方士兵没有人可以脱!

这意味着:你忘记了宋真宗的伟大仁慈吗?如果宋真宗的观众建议他们不要签署条约,你还有机会签署条约吗?全军覆没,好吗?潜台词就更难了——你是怎么签署蜀源联盟的?你不算在辽人的心里吗?

这不是打人只打脸吗?廖兴宗是暴跳如雷还是把富弼拖出来砍倒了他?什么都没有,相反,温切等和富弼的关系,恶意的话也不说。凶残的谈判,诅咒会打破游戏。

因为富弼的恶毒言论,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个真实的事实:作为宋辽和平“深盟”的交换,事实是辽国22万大军已经耗尽了资源。占统治地位的宋真宗饶了辽国的命,每年给辽国的钱和辽国的100%的钱。想再便宜一点吗?当然没那么容易。

然而,与他父亲宋真宗相比,宋仁宗更愿意开门。他父亲以前一直渴望食物。一旦谈判有所突破,资金将很容易分配。每年增加30万件银绸缎到50万件。更有甚者,急于签署条约的宋仁宗也同意廖的要求,在条约中写下“接受金银丝的文书”。等于宋朝给辽国的“岁币”,曾经是“礼物”,这成了“报酬”。大宋花了钱,丢了脸,给了廖一笔大买卖。

宋真宗和宋仁宗都是“恩人”,对辽有“大恩大德”。

这样一个“和平妥协”的问题困扰着我。尽管有像富弼这样的好大臣挺身而出拯救国家,北宋却一次又一次地把人民当作“恩人”,直到它失去权力。

北宋经常被后人嘲笑为“弱国”。然而,事实是,即使在北宋后期,宋军也像盛唐一样取得了辉煌的胜利,把敌人的总司令带回了监狱:河湟胜利。

王安石变法开始以来,宋军这个多年来一直衰弱的国家,战斗力急剧上升。虽然北宋曾多次被旧党摧毁,但在亲改革的宋哲宗掌权后,它终于在西北地区拥有了一支不可战胜的铁血力量。宋哲宗傅园1199年,核心人物宋朝决心发动一场关乎国家命运的大战:收复河湟河。

河湟地区是当今青海大坂山和积石山之间的沃土,是盛唐时期的富庶老区,也是北宋镇压西夏的战略要地。然而,在旧党执政的前几年,旧党肆意破坏新法律。当地的吐蕃部落也从北宋叛逃,反而成了扰乱西夏的深水炸弹。因此,虽然这是高原上一个危险的地方,但对于大宋的国防来说,身体已经严重衰弱的宋哲宗,仍然在临终时作出了一个决定:战斗!

然后,

中国古代战争史上的军事大师诞生了。

两个将军,王厚和王展,作为战斗任务,如咆哮的螺栓,强行通过黄河的自然屏障,在恶劣的天气和席卷河湟平原一口气,留下凶猛的吐蕃骑兵分散。几乎所有在唐末丢失的河湟旧址都并入了宋朝的版图。吐蕃领袖曾奋力反抗,也在惊慌中投降,并被王展将军带回大宋监狱。不到十个月,这个计划中极其困难的探险已经完成。这个平稳的过程可以说是见证宋军坚强力量的一个亮点。

然而,战斗如此激烈的北宋士兵并没有想到,在他们胜利后,他们遇到了荒谬的指控:在这场战斗结束时,决心取得进步的宋哲宗英年早逝,“亡国之王”宋徽宗登上王位,随后朝廷改组,一群反对王安石变法的老党派再次上台。原本以为要坐牢的吐蕃首领盲征,被送回宋徽宗好吃好喝。宋军士兵血泊的河湟土地全部被割回给他。小姚回河湟的盲目探险怎么样了?就是继续拉起旗帜,放心大胆屠杀宋朝边境...

与这一荒谬的行动相比,最可悲的是那些为国捐血的士兵,王侯和王展,被以捏造的罪名流放。受不了屈辱的王展将军第二年也在流放途中自杀,在邓州悲痛地死去。

这时,离北宋末年还不到27年。可以看看这个王朝的君主和官员,这是一场“和平”的修补表演,那么景康灾难的耻辱,已经可以想到了。

对于这样一个王朝来说,遭受任何形式的灾难都是正常的,这种灾难以安全为其习惯,并会毫不犹豫地为了安全而杀死它的好将军。

参考文献:宋代史,信息与管理的长期延续,以及所有关于宋代的文章

河北11选5 广东快乐十分 申博太阳城 pk拾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