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值耗材进口替代势在必行 支架、瓣膜、口腔等赛道表现突出

2019-11-03 21:17:22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国庆前夕,动脉网络特别策划了一系列医疗创新报告。在国家倡导自主创新的大背景下,通过整理医疗领域新技术、新产品的报告,努力恢复医疗行业取得的成绩。

中国医疗技术能力和医疗质量水平不断提高,一批先进医疗技术达到或领先国际先进水平,并发挥和带动了国际作用,促进了重大疾病诊疗能力的提高。根据国际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Lancet)对世界195个国家和地区医疗质量和可及性的排名,中国在1995年排名第110位,2015年上升到第60位,2016年上升到第48位,成为世界上增幅最大的国家之一。

然而,由于发展相对较晚,中国的医疗技术在许多领域仍然依赖外国技术,这与其作为大国的地位不相称。正因为如此,中国提出了医疗领域的进口替代,希望在未来能迅速缩短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主干网还分析了许多分部门的进口替代情况,首先包括高价值消费品的进口替代情况。

根据联合国秘书处经济和社会事务人口司,到2040年,中国50岁以下人口预计将进一步减少,而60岁以上和80岁以上人口将大幅增加。超老年人(80岁以上)的人数预计将从2000年的1 200万增加到2030年的4 000多万。65岁以上的人口将从目前的1.15亿激增到2030年的2.4亿。

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深,国家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医疗保险覆盖面和深度的提高,介入手术的需求不断增加,使得我国对高价值医用耗材的需求不断增加。政策方面鼓励医疗器械创新和技术升级,为国内创新医疗器械开辟绿色通道,促进进口替代,打破国外产品垄断。需求方和政策方共同推动了国内高价值消费品市场的快速发展。

高价值消费品的特点决定了它们更高的贸易壁垒。

高值耗材具有一定的特殊性,从而形成行业特有的现象。首先,高价值耗材有更高的进入门槛。这是因为医用高价值耗材领域中的可植入耗材需要符合人体的组织结构并在人体内长时间停留。国家严格监督研发、生产和流通的全过程,实行严格的医疗器械生产企业许可证和产品注册制度。

从技术角度来看,高价值消费品行业是一个知识密集型、资本密集型和多学科的高技术产业。其产品融合了医学、材料科学、生物力学等多门学科和技术。高价值消费品专有技术的积累和科研开发能力的培养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对生产环境、产品制造工艺和制造设备也有极高的要求。没有长期积累,后来者几乎不可能对现有的竞争格局产生影响。

人才竞争也是如此。如前所述,高价值耗材是一个高度依赖研发和创新的跨学科行业。因此,高价值耗材的研发和生产需要大量高水平的多学科背景复合型专业人才。

成熟的医用高值耗材产品开发往往需要医学、材料科学、电子学、生物力学、机械制造等多个学科的高水平专业技术人员合作5年以上。

由于我国高值耗材行业起步较晚,在我国经验丰富、优秀的研发人员和管理人员极其匮乏。

除了企业自身的技术实力差距外,高价值耗材的营销和品牌建设也不利于国内企业。医用高价值耗材的特点决定了该行业更适合经销商代理。由于医用高价值耗材行业的特点,经销商一般相对稳定,不会为了避免失去一些医院和医生客户而改变代理品牌。

经过多年的精耕细作,大型企业已经建立了稳定的经销商网络,具有品牌影响力。为了打入这个稳定而成熟的网络,后来者需要投入大量资源。

同时,拥有高专业知识和素养的高素质营销团队也是新员工的门槛。从客户选择的角度来看,高价值耗材是一个先发制人的行业。

不同于普通药物,医用高价值耗材是非常不可替代的。以骨科植入性耗材为例,完成骨科手术所需的骨科植入性耗材数量众多且细分,必须使用制造商匹配的手术工具。因此,为了防止潜在风险,医生倾向于在手术中使用相同品牌的产品和工具。

同时,医生必须接受适当的培训,以适应一个品牌的产品。经过长期积累,各大品牌已经建立了完善的临床随访和培训机制。通过长期的教育推广和临床应用,医生已经对特定品牌产品的应用产生了一定程度的认可。除非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新产品有明显的优势,否则没有人愿意冒很大的风险去调整其他品牌的产品。

中国医用高值耗材行业发展历史较短,只有20年。除了一些龙头企业,国内大部分高值耗材企业规模小,市场力量和竞争力有限。

据统计,目前中国约有130家骨科植入耗材制造商,不超过10家,收入超过1亿。截至2015年,我国骨科植入耗材行业前五名企业的市场份额仅为45.39%,行业集中度不高。

与此同时,精通高价值消费品行业发展规律的国际企业正在通过并购扩大市场规模。例如,强生公司于2012年正式收购辛迪思,统称为德普ysynthes。同时,美敦力在2012年收购了国内高价值耗材明星企业康辉医疗。史赛克于2013年收购创生医疗。行业整合趋势显而易见。

正是因为医用高值耗材企业“数量大、规模小”,中国高值耗材行业早期的竞争力才显得不足。截至2016年,国外品牌的高值耗材在中国拥有很大优势,国外知名企业凭借其技术能力和质量标准在高端市场具有明显的竞争优势。

高价值消费品的进口替代势在必行

高价值消费品,主要是骨科和心脏介入治疗,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根据尹稚资本的行业研究报告,2013年中国高价值心血管耗材和高价值骨科耗材的市场规模为138亿元。到2018年,高价值心血管耗材的市场规模迅速攀升至380亿元,几乎是2013年的三倍。

同时,据统计,有2.9亿人患有心血管疾病。随着社会老龄化的加深,我国心血管疾病的患病率和死亡率将在未来不断上升。与此同时,随着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实际报销率的不断提高和初级医疗水平的不断提高,初级pci手术的需求将得到释放。所有这些因素都将保持中国心血管高值耗材市场的快速增长,预计将保持20%左右的高增长率。

骨科高值耗材市场规模2013年达到118亿元,2018年达到212亿元,增长近两倍。相应地,我国50岁以上骨质疏松症的发病率高达60%,这直接促进了联合市场的需求。

据预测,关节用高值耗材的增长率将在20%以上,高于医疗器械的整体水平。

与我国其他行业一样,国内高值耗材在激烈的竞争中白手起家,逐步缩小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一些明星企业甚至在技术上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随着国内企业自身技术、工艺和研发能力的不断提高,中国医用高值耗材行业一直在努力实现进口替代。

未来,进口替代将成为国内医用高值耗材企业获得快速增长的主要机遇。

另一方面,进口高价值医用耗材非常昂贵,给医疗保险支付和患者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压力。因此,进口替代高价值消费品势在必行。近年来,国家有关部门也对进口替代高值耗材给予优惠政策。

十三五规划纲要明确要求建立和完善基本医疗卫生制度,全面深化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完善国家医疗保障体系,完善医疗服务体系。

科技部发布的医疗器械科技产业“十二五”规划明确提出骨修复材料是国家“十二五”要突破的高端产品,努力推广国产骨修复材料,实现技术突破和产品创新。国务院2013年发布的《关于促进卫生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支持医疗器械和新型生物医用材料的研发和产业化;加大政策支持,提高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医疗设备和材料的国内市场份额和国际竞争力;国务院办公厅2015年发布的《促进医药行业健康发展指导意见》明确要求加快医疗器械的转型升级,开发心脏瓣膜、心脏起搏器、全降解血管支架、人工关节、脊柱、耳蜗植入物等高端植入介入产品。

2015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和2015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实施意见》等政策明确要求,要逐步提高国内医疗设备配置水平,降低医疗成本,各级医疗机构要在优质低价的前提下购买国内医用耗材。中国的医疗保险报销制度对医疗器械的发展也有重要影响。

由于医疗器械的多样性和原材料的多样性,很难对它们进行系统的分类和比较。中国尚未推出医疗保险目录和基本药物目录,这两个目录专门针对医疗高价值耗材的报销指南。随着医疗保险费用控制的收紧,费用控制的压力已经成为悬在医院头上的达摩克利斯·莱克之剑。也有可能以较低的价格取代进口的高质量国内产品。随着公立医院改革、分类诊疗的推进和民营医院的发展,医用高值耗材,尤其是国产骨科植入耗材,将会得到更快更好的发展。

我国高价值医用耗材进口替代的近期变化

经过多年的发展,国内许多企业已经成长为高价值耗材子回路中某个子回路的龙头企业,如支架、人工心脏瓣膜、骨科植入物和假牙。

支架领域是高价值耗材进口替代做得很好的领域。早在2011年,心血管药物支架的全球领导者强生公司就宣布退出心脏支架市场,这距离强生公司在2003年成为第一个获得fda认证的药物洗脱支架还不到10年。2006年,强生公司的心脏支架市场份额最高,销售额达到26亿美元,占当年全球40亿美元市场的60%以上。然而,到2010年,强生心脏支架的销售额将只有6.27亿美元。

强生心脏支架市场份额急剧下降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国内心脏支架的进口替代,这逐渐将以强生为代表的外国制造商挤出市场。2004年,中国心脏支架市场基本上被强生为首的外国公司垄断。然而,到2010年,国内外品牌各自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20%和80%。

根据第21届全国介入心脏病学论坛发布的数据,中国心脏支架市场排名前三的公司是乐普医疗(24%)、微创医疗(23%)和奇伟医疗(20%,蓝帆医疗的全资子公司),这些都是国内品牌。国内三家心脏支架公司的总市场份额达到67%,基本完成进口替代。

心脏瓣膜市场是另一个值得一提的高价值消费领域。人工心脏瓣膜tavr,又称TAVI(经导管主动脉瓣植入术),是治疗心脏瓣膜疾病或缺损的最新技术。这已经成为世界上的惯例。尽管中国起步较晚,但在国家政策、企业家和资本的帮助下,它正在大步前进。从全球角度来看,爱德华和美敦力这两个国际巨头分别占据了tavr全球市场的65%和30%。然而,祁鸣医疗开发的国产tavi阀门venusa-阀门已于2017年获准上市。2018年年中,祁鸣医疗通过股动脉途径植入了2000多个瓣膜,是其竞争对手的10倍。进口替代的情况是乐观的。

除了心脏支架之外,国内企业在新兴的窦支架领域也表现不错。溥仪生物和美国相交形成了世界上两个男性争夺霸权的格局。这两家公司的产品也是世界上仅有的两种经过认证的鼻窦支架。

骨科高值耗材的进口替代过程较为糟糕,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国内领先企业的流失。自2012年以来,创生医疗有限公司和康辉医疗有限公司分别被国际品牌收购,这两家公司原本是中国高价值骨科耗材领域的前两家。国际品牌依靠自身的财务和品牌优势,通过收购国内企业或由国内企业来oem来降低生产成本,进一步挤压传统国内制造商的生存空间。尽管如此,一些国内的龙头制造商正在逐渐成长起来,类似于达波医疗、高伟骨科、天津正田和深圳凯力泰,正在各方面努力取代进口。据统计,2018年,创伤、脊柱和关节三大骨科市场的产品定位率分别为67.85%、39.11%和26.73%。

图为酒泉咨询的相关报道

这些国内企业和产品是进口替代的主要力量。

利奥波德医用neovas生物可吸收支架

2019年2月27日,由lepp medical独立开发的畅销产品“生物可吸收冠状动脉雷帕霉素洗脱支架系统”(neovas)获得了cfda的正式认证。随后,2019年3月30日,在代表心脏病治疗最高水平的第十七届中国介入心脏病学大会上,利奥波德医用neovas生物可吸收支架正式亮相。这是第一个获准在中国上市的生物可吸收支架,这表明中国的R&D和该领域的制造能力已经达到领先水平。

回顾介入治疗的发展历程,从1977年第一次球囊扩张至今,经历球囊扩张时代、裸金属支架时代和金属药物支架时代后,乐普医疗有限公司neovas生物可吸收支架上市标志着生物可吸收支架时代的到来。

作为第一个获准在中国上市的生物可吸收支架,neovas与上一代金属药物支架完全不同。其突破性的“吸收性”概念已被许多医生认可。

与传统的金属支架不同,neovas的支架平台和载药涂层均由聚乳酸材料制成,血管植入后6-9个月内即可完成支撑狭窄血管的任务。随后,支架可在约3年内被人体吸收,血管的弹性舒张和收缩功能得以恢复,实现血管重建。相比之下,传统的金属支架由于血管弹性和收缩的阻塞、血管内膜损伤引起的炎症反应、体内长期滞留引起的血小板聚集等问题,可能具有长期斑块和血栓复发的长期风险。

目前,neovas支架已在全国大部分省市植入,其优良的临床效果得到了患者和医院的好评。

除了乐普医疗,许多国内企业也在努力研发生物降解支架。例如,山东华安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新索布脚手架目前正在进行产品注册。类似的生物可降解洗脱支架系统目前正在进行临床试验,包括微创医疗用firesorb、纪薇医疗用怡东心跳、上海和平银河、生物医学、北京阿姆索拉博和深圳新力泰阿尔法。

目前,全世界有多达50家公司从事可吸收血管支架的研究,中国占这些公司的三分之一以上。这也意味着中国血管支架行业的竞争力已经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有望成为众多高端医疗器械中第一个实现进口替代的。

微创医用火鹰药物靶向洗脱支架

firehawk药物靶向洗脱支架于2014年通过cfda认证,2015年通过ce认证,是微创医学的旗舰产品,也是世界上第一个药物靶向洗脱支架。

经过8年的自主创新和研发,该产品上市并创下了当时中国乃至世界第一的多项记录——首先,它是世界上第一个单面开槽技术支持;其次,当支架被释放时,它达到了世界上最低的“零冗余”标准。第三,围绕它的目标系列研究是中国第一个严格遵循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布的《冠状动脉支架临床试验指南》的上市前研究。第四,这是中国第一个通过与雅培谢恩斯五型支架(Abbott xience v stent)进行面对面的研究证明等效的国产支架,当时雅培谢恩斯五型支架被公认为世界顶级支架。第五,这是国内第一个介入治疗后可缩短双重抗血小板治疗的心脏支架。

在心脏支架领域,药物加载是困扰专业人员十多年的难题。firehawk之前,传统的主流心脏支架在金属支架表面涂有细胞抑制剂,以保持血管通畅,降低血管再狭窄的发生率。

然而,如果在血管装载过程中遇到复杂疾病如钙化时,药物支架表面的涂层容易脱落和损坏,则会影响治疗效果,甚至可能加剧新血栓的形成。此外,药物的承载能力难以控制,并且如果药物负载较少,则在到达病变区域之前很容易过早丧失,如果药物负载较多,则很容易过度,从而给人体造成负担。

微创火鹰已经实现了技术上最困难的解决方案之一——药物的微凹槽封装。也就是说,用激光在金属支架的表面开槽,然后将药物倒入槽中。凹槽可以防止包衣在输送过程中脱落,药物不会流失;药物到达血管病变区域后,可以通过固定的凹槽位置准确释放药物,大大提高了疗效,避免了浪费。本发明解决了心脏支架领域的一系列国际问题,包括血管修复缓慢、患者服用双重抗药时间长等。微创医用火鹰支架也是200多年来第一个在国际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的中国医疗器械。这一历史性事件被评为“2018年中国科技十大事件”。

2014年,微创医疗收购了美国强生公司的药物支架相关资产,完成了对这家国际医疗器械巨头的反击。这使得火鹰能够更快地进入亚洲、欧洲和南美洲等海外市场。

此外,分支型主动覆膜支架和微创药物输送系统以及腹主动脉覆膜支架和输送系统也通过cfda创新的特殊医疗器械审查程序列出。

溥仪生物香通完全降解窦性药物支架系统

在窦支架领域,溥仪(上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和美国intersect ent形成了世界上两个男性争夺霸权的格局。2016年,溥仪生物的第一款产品“全降解鼻窦药物支架系统”(商品名:香通),进入国家创新医疗器械专项审批绿色通道。

2017年4月,该产品获得产品注册证书,是中国第一个获得批准的全降解鼻窦支架产品。全降解药物支架技术在鼻科学领域的应用范围实际上非常广泛,包括但不限于慢性鼻窦炎,如过敏性鼻炎伴鼻息肉患者、后鼻孔闭锁患者、鼻咽癌患者和鼻中隔手术患者等。可用于术后抗炎和抗粘连。

药物支架可以在保证疗效的同时最大限度地减少激素的副作用,因此对年轻患者也具有重要意义。

溥仪生物香通全降解鼻窦药物支架有三大优势:一是准确,有问题的地方放置支架,就像靶向药物的概念一样,在起到支撑作用的同时,药物在病变部位直接准确释放。

第二种是连续的,完全降解的窦性药物支架的降解期约为一个月,这意味着支架可以在一个月内每天24小时在病灶处连续定量释放药物,相当于缓释给药过程,降解期30天内单个支架的总药物剂量为652微克。其中,在支架放置前3-4天,每天给药约50微克。随着患者的康复,每日药物释放量将保持在20微克左右。

第三,它是安全的,因为它是精确的和连续的,所以在保证治疗效果的同时,完全降解的鼻窦药物支架大大减少了激素的用量,并使激素副作用最小化。

目前,全世界只有两个鼻窦支架获得注册证书。一个是溥仪生物香通支架,另一个是美国互联公司(InterSect Company)拥有的产品。从降解时间、载药量和支架编织工艺三个方面来看,溥仪可生物降解鼻窦药物支架优于intersect ent公司的产品,降解时间更长,载药量更大,支架物理形态更稳定,更有利于支撑。2019年6月29日,溥仪生物完成第二轮融资,融资金额达到数千万元人民币。

祁鸣医用静脉瓣膜人工心脏瓣膜系统的经皮介入治疗

2014年,祁鸣医用静脉瓣膜经皮介入人工心脏瓣膜系统入围第一批“创新医疗器械专项审批程序”(绿色通道)目录,获得科技部“十二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支持,实施“十三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重点项目。

2017年,祁鸣医科大学经皮介入人工心脏瓣膜系统venus通过了cfda认证,成为cfda批准的第一个介入人工心脏瓣膜产品,开启了中国经导管瓣膜置换的新时代。在我国,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老年瓣膜退行性变的发生率越来越高。主动脉狭窄已经逐渐成为这组人中最常见的瓣膜性心脏病。这些老年患者由于年龄大、体质差、病情严重或患有多种疾病而无法接受开胸手术。

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tavr)是一种微创外科技术,给这些老年患者带来了希望。根据目前的适应症,中国至少有50万患者符合tavr适应症,绝大多数患者尚未住院治疗。

除了主动脉瓣疾病,二尖瓣和三尖瓣疾病也是常见的心脏瓣膜疾病。据估计,我国严重二尖瓣反流和三尖瓣反流患者人数超过1000万,但手术治疗率不到2%,该领域的治疗市场前景特别广阔。由于不同患者的股动脉直径不同,世界不同地区对tavr产品的市场需求也不同。

与国外企业相比,祁鸣医用静脉瓣膜是针对我国患者钙化严重、二尖瓣比例高的特点而开发的。重点改进阀门的径向支撑力和定位系统,并辅以裙部设计。它更适合中国人,与进口产品相比具有明显的差异化优势。

与国内竞争产品相比,祁鸣医疗专注于提高径向支撑和可回收性,并新增预安装功能。新通的设计不仅保留了祁鸣的传统优势,而且使导管直径更小,减少了血管并发症。Packard医疗产品专注于在传统优势的基础上提高导管的可通过性。

北京敖静re-9髂骨黄金人工骨修复材料

寻找骨缺损的再生修复材料,提高骨移植材料的生物安全性和临床有效性是科学家们的重要研究方向。目前,临床治疗骨缺损常用的骨移植材料包括自体骨、异体骨和异种骨、生物陶瓷或高分子合成人工骨等。

自体骨移植在供骨区存在来源有限和并发症多的问题,但由于其骨诱导和成骨功能,已被用作治疗骨缺损的“金标准”。同种异体骨不能完全克服移植后的免疫排斥反应。它具有潜在的传染源风险,也存在医学伦理障碍。虽然人工骨容易获得,但效果相对较差,大多数材料没有降解。

北京敖静制药科技有限公司依托清华大学的专利技术和十多年的自主研发,提出了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人工骨仿生矿化技术,即模仿人体骨的形成过程,制备在成分、结构和功能上与人体骨相似的仿生骨修复材料,使骨修复再生效果接近自体骨。

以模拟天然骨基质化学成分和微观结构的仿生复合材料矿化胶原为基础,成功开发了纳米晶矿化胶原基骨修复材料。

该复合仿生材料通过体外仿生矿化专利技术模拟天然骨组织的矿化过程,具有与人体天然骨基质相同的化学组成和微观结构,为骨细胞在成骨过程中发挥生理活性提供了良好的微环境,有利于指导骨组织再生。

该技术是世界上首次利用体外仿生矿化技术制备具有天然骨组织化学成分和显微结构的仿生合成材料。科学、自然资料等顶级国际学术期刊和美国化学学会网站相继对此技术进行了深入报道和积极评价。

目前,基于该材料的re-9已经成功获得了美国cfda三类医疗器械的三份注册证书和fda市场准入许可,涵盖骨科、口腔医学、整形外科、神经外科等多个领域。迄今为止,该产品已成功应用于国内外近百万骨病患者,植骨效果接近自体骨。

此外,达波医学lclp08微创普通金属锁定接骨板系统和高伟骨科gbz1-7后路脊柱内固定系统也入选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发布的《创新医疗器械目录》(2018年),这是未来进口和替代骨科耗材的潜在新力量。

资料来源:动脉网络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澳客彩票